欢迎来到杭州云甄科技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欢迎关注杭州云甄官方微信或拨打电话详询!

宝俊库  400-151-9152

  0571-85830550

 

    

        微信公众号

Copyright © 杭州云甄科技有限公司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浙ICP备19027182号-1 

新闻动态
>
人脸识别是把双刃剑,保持创新活力的同时,又要兼顾技术不被滥用

人脸识别是把双刃剑,保持创新活力的同时,又要兼顾技术不被滥用

浏览量
【摘要】:
当前,随着人工智能、物联网等前沿技术的迅速发展,智能时代已悄然到来,“刷脸”逐渐成为了新的风潮。

当前,随着人工智能、物联网等前沿技术的迅速发展,智能时代已悄然到来,“刷脸”逐渐成为了新的风潮。

人脸识别,是基于人的脸部特征信息进行身份识别的一种生物识别技术。用摄像机或摄像头采集含有人脸的图像或视频流,并自动在图像中检测和跟踪人脸,进而对检测到的人脸进行脸部识别的一系列相关技术,通常也叫做人像识别、面部识别。

 

人脸识别是把双刃剑,保持创新活力的同时,又要兼顾技术不被滥用

 

2014年是我国人脸识别技术的转折点,使人脸识别技术从理论走向了应用,2018年则是人脸识别技术全面应用的重要节点,“刷脸”时代正式到来。

有数据显示,2010-2018年,我国人脸识别行业市场规模年均复合增长率达30.7%。2018年,我国人脸识别行业市场规模为25.1亿元,预计到2024年市场规模将突破100亿元。

近年来,市面上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刷脸产品,除了安防、金融这两大领域外,人脸识别还在交通、教育、医疗、警务、电子商务等诸多场景实现了广泛应用。人脸识别智能门禁在社区管理中起到了重要的身份认证作用,已经逐渐成为了社区安防管控的一大利器。

目前,大多数社区门禁主要采用刷门禁卡或者密码的方式开门,但在当下疫情识别管控之中,越来越多的社区开始采用“门禁卡+微信扫码+人脸识别”的智慧公安封闭式智能门禁系统。也就是说,业主在进出社区时,以上三种验证方式均能开门。

人脸识别验证方式的出现,不仅能对社区业主身份进行确认,还能对可疑人员进行识别,有效防止陌生人随意进出小区,加强社区安全管理。同时,人脸识别门禁系统是以人脸识别技术为核心,人脸具有不易复制的特性,和传统的门禁卡、指纹相比,更加安全且不易仿制,陌生人无法凭借化妆、戴假发、戴帽子、戴眼镜等方法潜入。对于社区物业来说,社区户籍人口、流动人口管理更加容易,解决了小区人员混杂带来的安全隐患。

 

人脸识别是把双刃剑,保持创新活力的同时,又要兼顾技术不被滥用

 

人脸识别技术在智慧城市建设方面确实给各方带来了便利,同时也给个人信息与隐私保护带来了隐忧与风险。

近期,有媒体报道,一些网络黑产从业者利用电商平台,批量倒卖非法获取的人脸等身份信息和“照片活化”网络工具及教程。报道显示,网络黑市中售卖的“人脸照片”,包含公民个人身份信息(身份证号、银行卡号、手机号等)一系列敏感数据,这些黑交易不仅加深了人们对个人信息泄露的担忧,更会给人们生命财产带来安全隐患。这就迫切需要有法律等强制措施来保护个人信息泄露问题。

 

人脸识别是把双刃剑,保持创新活力的同时,又要兼顾技术不被滥用

 

国外对于个人信息保护出台了一系列条例。2018年5月25日,欧盟出台了《通用数据保护条例》,给予生物识别信息明确的定义,并对公民个人信息进行分类和设定不同的保护方式。尹菡从欧盟、美国两地梳理相关法律保护模式中发现,欧盟以综合立法模式通过制定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规定了能否使用包含人脸数据在内的生物识别数据,即商用方面在获得数据主体明示同意(自由给予、明确、具体、不含混)后可以对生物识别数据进行处理,而涉及违法犯罪、公共安全领域,个人生物数据也必须由法律授权的官方机构有保障的进行处理,且允许成员国规定在特定情形下排除适用限制。而美国在联邦层面并没有关于人脸识别的规制条款,则是由各州自行规定。

较早之前,关于人脸识别技术中个人信息保护及如何规避其在应用场景中存在的风险问题,学术界已经展开了探讨。

2020年,《人脸识别技术运用的法律原则》一文提到,目前,我国没有专门规范人脸数据的法律法规,但就自然人生物特征信息(虹膜、人脸、指纹等)的保护性规定早已经存在于刑法、网络安全法、《电信和互联网用户个人信息保护规定》等法律或相关国家标准中。

2020年,《人脸识别的法律规制路径》一文的作者建议,一是确立个人信息自决原则。法律特别授权国家公权力机关采集使用个人生物识别信息范围,公共管理部门在职权范围内依法进行个人信息采集、保管与利用,任何个人、机构或组织在使用公民生物识别信息时都必须书面告知信息主体收集的目的、存储期限以及具体使用方式和渠道,在获得被收集主体的书面同意后才可以进行信息识别。二是确定“新治理”比例原则,以国家法律法规为基础的平衡规则,权衡并协调各方资源、利益与优劣势作为动态调节的方式,技术突破与公共利益、行政公权力与个人私领域的流动均应在合适的比例调适下进行利弊分析与优势整合,寻求多方主体融合连接。三是专项责任审核原则。如可在公安部门设置生物特征识别信息保护专员或专门机构,将数据使用和技术控制与公安机构已有的DNA实验室相结合,提高人脸识别管理工作效率,审查和问责流程进一步与公检法对接,保障生物特征识别信息保护措施的落实。

目前,我国已经有部分法律条文对个人信息保护做了明确规定,并将继续完善个人信息保护和数据安全方面的法律条文。

我国民法典第111条规定:“自然人的个人信息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需要获取他人个人信息的,应当依法取得并确保信息安全,不得非法收集、使用、加工、传输他人个人信息,不得非法买卖、提供或者公开他人个人信息。”

2020年我国将制定《个人信息保护法》和《数据安全法》,在这个公民个人信息在全球和我国都越来越重要、相关法律体系越来越完善的新时代,我国的立法者和司法实践工作者都有必要敏捷和充分地认识到生物识别信息相对于普通公民个人信息所蕴含的特殊性、重要性和超强保护必要性,尤其是对于司法实践工作者而言,在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的案件时应避免机械地适用我国刑事立法中的相关条款,以至于无法对生物识别信息进行特殊保护,可转而运用刑法解释的方式,在合法、合理的前提下,实质、灵活地运用既定立法资源,在涉及生物识别信息的入罪和法定刑升格这两个方面,都采取相较于普通公民个人信息更为宽松的认定方式,以最终通过办案实践来实现对我国公民生物识别信息的刑法保护,有效地回应新时代的司法需求。

人脸识别技术应用是未来发展方向。目前人脸识别技术在法律性质上,仍停留在身份信息识别的隐私权范畴。未来的5G技术普及之后,万物互联时代,人脸识别将通过大数据与云端,在可穿戴设备、物联网的加持下,以算法为核心,成为未来人与物,人与信息、身份与行为、物与物之间沟通的中心点之一。未来的人脸识别会更加与AI相匹配,真正掌控这些个人信息的并非是哪个平台或哪个人,而是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类人形态”,届时,人脸识别的隐私观与伦理观可能才会被真正颠覆。